2.

  程競成從夢中驚醒!

  驚醒後他仍無法睜開眼睛,依舊沉浸在剛剛夢中強力震撼中。

  沉浸在無數會眾的廝殺,沉浸在這個絕頂高手的通天智技、驚人的武術和冷酷的手腕中。

  程競成從小就有一個特殊能力,能夠在夢中看到隨機出現的「過去」,而且是透過「某個人」的眼睛、內心想法,去看到過去所發生的整個事件。

  很顯然的是,他剛剛透過一個冷血高手的眼和心,目睹他擊殺滅魔會會眾的整個過程。

  六年前,當程競成剛升上國中一年級時,對他們的班級導師就覺得有種說不出來的恐懼,感覺他像是很和藹,但有時卻突然很冷酷,喜怒反覆無常,最恐怖的事有時上課上到一半突然就停了下來,一臉兇狠的向全班瞪視下去。

  就在某一晚,程競成夢見一個驚悚的殺人血夢,看見一位妻子和兒子慘被千刀萬剮,淒厲尖叫迴盪在幽靜的半夜中,而他透過的眼和心,正是他的國中導師。

  隔天早上程競成身心極度不安的往學校走去,踏進教室才知道國中導師已被警方逮捕,他在三天前謀殺了自己的妻兒。

  從那天起,程競成確信自己有這個神奇的能力,也堅信這是他做過最恐怖的「過去夢」。

  不過,就在六年後的今天,被這個冷血高手的殺人場景打破。

 

  「你的態度決定你的高度,而你們的睡相已經透露你的態度了!」李教授冷冷的說,在上了煩悶冗長的工程力學不到半小時,加上舒適的階梯教室,幾乎一半以上的同學都抵抗不住睡魔的侵襲,昏睡過去。

  「碰!」李教授怒不可遏,一掌拍下桌子!「再睡的我就當掉!」李教授如野牛般嘶吼的叫道。

  所有同學都大吃一驚,有的瞬間曾桌面爬起,眼睛努力睜大好製造出認真聽課的假象,有的同學甚至還當場起立,左顧右盼,一副發生了什麼事的胡塗樣子,有個更扯的直接從座位摔到地上。

  程競成連忙張開雙眼,他差點就忘記自己在上課,可是好死不死,李教授已經站到他的面前。

  「程競成!給我出去!」李教授暴怒的吼叫著,程競成連忙求饒的說:「教授,我在你大吼之前就醒過來了…」

  聽到這句話,李教授簡直達到佛都有火的境界,向前踏進三步,一個巨大無比的嘴巴在程競成不到一公尺的距離,大喊道:「滾-出-去-!!!」

  迷糊狀態中的程競成只好乖乖走出階梯教室,當他關上門的那一刻,還隱約聽到教授大喊:「這樣怎麼當工程師呀?!你們昨天晚上幾點睡?!」

  程競成輕聲嘆了口氣,心裡想說被趕出教室也不是他的錯,記得學長說過有位教授出的期中考題目,是「階梯教室的設計容易讓同學昏睡,請試用流體力學改善階梯教室的現狀。」連教授都同意階梯教室容易讓人昏睡,他睡著又怎麼能怪他呢?

  程競成,今年十八歲,身高178,就讀國立工程大學工程科學系的一年級,長的五官端正、濃眉大眼、眼神銳利如刀,身材略瘦、皮膚乾淨且白,綜合起極有魅力的氣質和長相,但個性卻有點迷迷糊糊和隨遇而安,家就住在離學校不到五百公尺的勝利路上,因為這麼近的距離造就了每次都剛睡醒就來上課的程競成。

  被趕出教室的他只好走向系館對面的超商,想買杯飲料來排解心中的複雜的情緒,可是就在此時,竟然看到一位系上同班同學,坐在超商前面的椅子上,輕鬆自在的喝著飲料。

  程競成覺得奇怪,跟他打了個招呼說:「申力流,你怎麼在這裡,你也被趕出來?」

  申力流哈哈一笑,說道:「真是笨蛋,想睡覺不會在家翹課睡覺,無聊跑去討罵幹嘛?像我睡的舒舒服服,閒人一個,你真是笑死人了!」

  程競成心裡覺得一陣無言,快步走向超商買杯氣水。神奇的是申力流緊跟在身旁,問道:「競成,計算機概論的作業你做好了嗎?」

  程競成隨口回答:「還沒,怎麼了嗎?」

  申力流拍拍程競成的肩膀說:「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我,我一定幫你解決到底,上次期中考我滿分失敗,心情不爽,最近研讀一下已經沒問題了。」

  程競成心想你上次不是才只考七十幾分?離一百分可是大有差距?現在怎麼在說這些大話?心裡再度一陣無言,拿著汽水去櫃檯結帳。

  「嘿嘿!我上次考試的時候有把答案給重修學長看喔!幫了他很多分!」

  程競成心想現在連作弊也拿來炫了,實在聽不下去,可是申力流又如演講般滔滔不絕的說著他跟助教有多熟,怎麼幫助同學功課上的問題等等…

  程競成心生一計,開門見山似的跟申力流說:「你有想加入國標舞社嗎?」

  申力流一愣,話題被打斷還有點反應不過來,斷斷續續的說:「什…什麼?國標舞?喔…這個…」

  在申力流陷入沉思的時候,程競成終於耳根清靜了一些。

 

  當程競成買完飲料快步走出超商時,無意間瞥見一位身穿西裝的上班族坐在超商前的椅子,正在看著報紙,令他吃驚的是報紙上竟然印上「工程大學工程科學系傳出自殺事件…」

  程競成心中嚇了一跳,連忙湊過去想了解一下新聞內容,但不巧那位上班族似乎覺得坐的不太舒服,調整椅子轉了180度繼續看報紙。於是程競成只好偷偷繞過他的身邊往另一邊去偷喵一下報紙內容,就在他經過那位上班族的身旁時,程競成忽覺腳下一陣冷風侵襲,那位上班族竟突然伸腳往程競成的腳下一絆,且速度奇快無比又隱含吸引氣流,連暗中身懷武功的程競成也無法躲避,「碰!」的一聲往前撲跌。

  就在程競成要用手著地時,他眼前一花,那位上班族竟然已經用單手扶住程競成的身體,並道歉的說:「這位同學抱歉,真是不好意思絆到了你。」

  程競成心中微覺驚恐,這位武功高強之人分明早有預謀,現在突然惺惺作態,更添彆扭。就在他想答覆對方時,上班族扶住程競成的手竟然輸出一個至柔的真氣往程競成心脈攻去,剎那間程競乘心中閃過一個念頭,這一切看似簡單的動作,對方實則是預謀殺人!

 

  程競成與他的師父是在一個幾乎不可能的情況下相遇的,記得才剛滿七歲的那年寒冬,時間碰巧是晚上十二點,程競成在自己的房間正準備上床就寢,此時忽然一陣強烈的冷風吹襲,程競成禁不起強風吹襲微微瞇眼,但迷濛間只見一位身穿中國白衣古服、身高約一百七十五公分、留著長約三十公分潔白鬍子的高大人物赫然出現在程競成的房間。

  程競成大吃一驚,他才剛被父母安排練習單獨睡覺以培養獨立性不久,幼小的他心裡仍對於黑暗有種莫名的懼怕,更何況一個陌生人無緣無故闖入他的房間,他馬上張口急呼父母,但那白衣人似乎念頭轉的比程競成快上少許,手指發出兩道勁風隔空分襲他的兩個穴道,剎那間程競成全身癱軟且無法言語,趴的一聲倒臥在床上,臉上盡顯驚恐無措。

  白衣人士緩步上前扶好程競成但並沒解開他的穴道,且以傳音入耳之法向他說到:「競成,我對你並無惡意,而我到來也並非偶然,一切因緣盡在不言中,但我可向你保證我所做的一切純粹是為了你的將來著想、和對你父親的一些虧欠…」

  白衣人士望向程競成,突然不語似乎掉入一些深層回憶,程競成在眼對眼的近距離接觸下,看到了一個滿臉皺紋、白亮的皮膚、眉毛略細但滿目慈祥的面孔,尤其是他的那雙細長的眼睛,看得出一些飽經世故的精華內斂,也包含了一些慈愛和擔憂…

  「我必需傳你上乘武功!」白衣人堅定的說道。

 

  從此之後白衣人每晚必到程競成房內傳授諸般中國傳統武術,包括各種武器暗器的運使、還有各門各派的招術精華,最重要的是內功心法的培養,這使的程競成在一整晚辛苦練習後、經由體內真氣的運行,打坐休養就能夠在短短一兩個小時之內達到常人需要八九個小時的睡眠。

  在白衣人循序漸進的教學下,幾年之後房中已不適宜做練武場所,每晚他與程競成便施展輕功偷偷離開家中,到外面更空曠的地方練習實戰對打,更傳授他自身最強的內外功合一武學-御風神術。

  歲月如梭、白駒過隙。

  如今的程競成已盡得御風神術武學要旨,雖然內力仍未達御風神術的頂級功力第九層,也已有第七層的水準,加上白衣人傳授另一項秘密古法-藏武密法,更使程競成如虎添翼…

 

  藏武密法?!程競成在危急之中暗運藏武密法心法,將原本聚於丹田和七經八脈的內力全部轉移到足下湧泉穴,藏去自身內勁,經脈間瞬間變的空空蕩蕩,就如同好像沒有習過武一般,如此一來那位上班族的陰柔內勁更長驅直入般攻向自己的心脈,其作法直如自殺無疑。

  但程競成豈是作法自斃之人?藏武密法厲害的地方是將自身內力全部聚於身上某個穴道之中,當敵人探查對方內勁時往往會誤導以為對方是從未習過武的普通人,但藏於穴道間的內勁會突然爆發攻敵之不備,這使的許多高手往往飲恨在如刺客般的突襲之下。

  如今程競成身體處於半跌倒的狀態之下,如果將內勁存在雙手上再爆發施予反擊,會因為自己腳步不穩導致難以發揮平常水準,於是他只好將內勁聚於足下湧泉穴,只待一有機會腳底爆發出強烈的內勁來推動自己彈跳速離這個恐怖的殺人高手。

  可是就在此時,對方攻向程競成的至柔內力在接近心脈約十公分處已經消散無蹤,程競成心情大定,對方只是探測自己有沒有學過武術,想說有學過武術者必定不會放任自己心脈被對方侵襲,所以只作略為試探點到即止,哪會想到程競成竟身懷藏武密法這等奇功!

  豈料那位上班族心內卻震撼不已,這個他原本的計畫大不相同!他本來想讓至柔內勁攻向心脈約五公分處止住不動,靜觀程競成的反應如何,哪隻內勁到達十公分處已然煙消雲散,而且程競成體內竟然沒有任何內勁阻擋和消耗他的攻擊?那他的攻擊內勁為何會突然消失呢?

  上班族心想:「這一定是天生筋骨精奇,不愧是傳說中的…」

  「沒有沒有,是我自己不小心沒絆到你的腳。」程競成的回答打斷了上班族的思緒。

  上班族扶起程競成後與他打個照面,突然面露吃驚的模樣,高聲說:「你你你…程競成?」

  不過程競成心理感覺對方只是裝個樣子,看對方年紀不超過三十來歲,「他早就知道我是誰,也是故意在此等我」程競成心想,當下也沒有點破,回答說:「請問,你是?」

  「喔!」上班族應了一聲,從口袋裡拿出一個證件遞給程競成看,並說道:「我是台灣情報局幹員,代號:冽鷹,我們局長有事需要跟程競成同學談論一下。」

  程競成看了一下證件,只見上面確實有台灣情報局、冽鷹…等字,但也無從辨認真偽,更不信情報局局長會有事跟一位毫無相關的工程大學學生交談。

  「我本來是要等你下課時才來找你,所以先坐在這個超商門口等你,想不到這麼巧竟然會遇到你。」

  「你們局長到底有什麼事要跟我交談?」程競成語帶不客氣的回答,

  「事關高度機密,而且事態緊急,程同學你務必現在跟我們走一趟。」說右手已經搭在程競成的左肩,且好巧不巧的正放在兩個能令程競成半邊痠麻的穴道上。

  程競成一看又瞬間被制,對方武功確在自己之上,當下苦思逃離之法,拖延苦笑道:「這個…我可以先回去問問父母嗎?我家很近…」

  「競成!有想要一起去pc教室嗎?」此時申力流也買完飲料走出來。

  「咦,他是誰呀?你是競成的表哥嗎?」申力流說完也學著冽鷹,一手搭在他的肩上想裝個熟。

  「哼!」冽鷹微微冷哼,暗運內勁反震申力流的裝熟魔手,申力流忽然感覺掌心如被電到般瞬間彈開,且右邊整條手臂也全部麻痺,嚇出一聲冷汗,喃喃自語的說:「他…他的肩膀是有裝防狼電擊墊嗎…」

  「程競成你意下如何?」冽鷹說。

  「好!走吧!」程競成出奇的配合,但就在此時他右腳猛然往右邊一跨,全身使盡欲擺脫冽鷹往馬路方向逃亡。

  冽鷹微微冷笑,右手發力在程競成的穴道之上,程競成左邊身體半部陷入比申力流更嚴重的無知覺麻痺,冽鷹右手更用力往超商方向一扯程競成。

  程競成趁對方以為自己要往馬路方面逃亡,施反方向力道的瞬間,兩腳足下湧泉穴內力爆發,加上冽鷹拉扯的力量,力量之大瞬間擺脫對方右手的擒拿,整個人飛跌進碰巧自動門打開的超商,在地上滾了一圈直到撞到影印機才停住滾勢。冽鷹大吃一驚想不到手到擒來的大學生竟然有能力擺脫他的擒拿,急忙趁自動門關閉時閃進超商之內,其身法迅如鬼魅。

  但程競成豈是省油的燈,他一撞到影印機便快速站起,暗施輕功橫飛過結帳的櫃檯,在超商服務員驚恐且錯愕的面色中撞破他背後的落地玻璃窗,迅速遠遁,緊接著直接穿越車道行走的馬路。目睹這一幕的人群盡皆驚聲尖叫,根本搞不清楚怎麼一回事,有的甚至以為小偷搶劫落跑,在驚叫與討論聲連連時,程競成已經連閃過兩台橫衝過來的自小客車,奔進工程大學校園之內。

 

  冽鷹望著程競成離去的背影,無奈的笑了一笑,怎想到從未失手的他竟然讓一個小鬼逃跑了,他也不欲在這麼多目擊者中施展驚世駭俗的高速身法,免的事情上報一發不可收拾,也許程競成也算準了這一點吧?他嘆了一個氣,拿起對講機說道:「B組,目標物已逃進工程大學校園,估計會在資訊工程學系系館,OVER!」

    全站熱搜

    J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