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你…你難道…完全沒有受傷…」少年老五眼睛瞪大、無法置信的說道,他心情一陣激動,加上傷勢十分嚴重,忍不住昏了過去。

  楊緲伸手往自己胸口的連點了五個穴道,傷口瞬間止血,說不出的從容瀟灑,笑道說:「嘿!都流了這麼多血了,難道沒受傷嗎?不過你們能讓我首次在行動中受點皮肉傷,足以自豪!」

  老人老四忍不住一股寒意直冒上來,自己苦練四十年的「掌心針」絕技,而且是近距哩的偷襲要害,對楊緲來說竟然只是皮肉傷,他完全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你是怎麼發現我是假冒的?」老人老四戰戰兢兢的問道。

  「人質在正常狀況下,如果發現有救援者的出現,就如同溺水者遇到浮木般,一定會死抓著這個機會不放,大聲求救的。」楊緲淡淡的說道,接著指著老人老四,笑道:「可是你,在我撞破牆壁時,明明身體一震,受到驚嚇,卻仍要扮作虛弱無比的人質,一聲不吭,哈哈!破綻這麼明顯!根本是弄巧成拙!愚不可及呀!」

  「哼!說了那麼多廢話,你還不是被我打傷了?」老人老四冷哼道。

  「那得多謝你頭戴耳機的同伴,我錯估你的武功等級跟他差不多,而且也想不到你會滅絕痛楚的苦行功和掌心針,以為你會在我把你救下來後才攻擊,所以才會被偷襲得逞。」楊緲微笑的說道,接著聳聳肩,雙手一攤說道:「可是這又有什麼關係呢?你的掌心針,偷襲下也只能對我造成微不足道的傷害,只要我全身佈滿御風神術,你的攻擊根本就跟搔癢沒什麼兩樣,不相信的話我站著給你轟轟看。」

  「楊緲你也太狂妄了!」老人老四怒極,雙手握拳,凝聚全身功力,咆哮道:「我四十年功力的苦行功豈會如此不堪?我不要你站著不動讓我,來公平的一決勝負吧!」

  說罷馬步一沉,具起掌內的真氣,配合刺穿手掌的巨大釘子,屈膝跳起,凌空轉圈,往楊緲施展掌心針的掌力。

  可是就在他在空中轉了一圈,要擊向楊緲時,楊緲原本的所在位置卻空空如也,頓失楊緲蹤影!

  「既然要我動,那我就跑到你後面啦!」老人老四耳後竟然傳來楊緲的聲音!

  老人老四大驚失色,卻改變不了既有的事實,背部遭楊緲連打了四四十六掌,身如斷線風箏的往前拋飛,嘴裡吐出一大口鮮血,但老人老四出乎意料的竟然使出千斤墜的功夫,身體從空中直落而下,兩腳踏破地面,穩住身形,雙手平舉握拳,大喝道:「苦行功!滅絕痛楚!楊緲你打不倒我的!」

  「好好睡個覺吧!」楊緲淡淡的說,瞬間出現在老人老四的頭頂上方,右腳抬起,往下狠踹老人老四的頭頂,有如千軍萬馬般的力量直壓而下,老人老四完全無法抗衡,順著腳力撲倒在地面上,頭部撞向水泥地面。

  「碰!」水泥地面被楊緲腳力轟出一個凹洞,老人老四頭顱躺在正中央的凹洞,陷入深沉昏迷。

  楊緲冷冷瞧了一眼趴在地面的老人老四,然後望向摔在工廠的鐵製器具中的少年老五,確認兩人昏迷不醒後,身形一閃,來到徐老先生的面前,幫他拿掉黑色墨鏡。

  徐老先生年約五十五,雖然頭髮有些銀絲,皺紋也不少,但皮膚白皙、儀容整潔,一看就知是富貴人家。

  楊緲雙手輕輕扶起徐老先生,問道:「徐老先生你怎麼會身陷此地呢?」

  徐老先生聲音沙啞,虛弱的說道:「楊緲…楊緲…我不是故意要跟他們演戲來騙你的…我…」

  「我知道徐老先生被逼得,這點小傷對我來說根本沒什麼。」楊緲淡淡的說道,他真氣遊走徐老先生全身,發現對方身體非常虛弱,且無法自己行走,看來已有一段時間沒有進食和喝水。

  「真是…非常的抱歉。我昨天收到五魔幫的恐嚇信…恐嚇我…拿出一百萬元美金…來此地…來此地換回女兒…我不敢報警…咳咳…怎想到…」徐老先生痛苦的說道。

  楊緲舉了個手勢叫徐老先生不要再說了下去,因為他完全了解事情的始末,徐老先生救女心切的趕來此地,想說五魔幫拿到鉅款後能放了女兒一條生路,沒想到五魔幫為了應付楊緲的來臨,想說多一個人質多一分勝算,出手擒拿徐老先生,這群人渣根本沒有信用可言。

  就在此時,恐怖的事情發生了,徐老先生原本坐的椅子椅腳,竟然射出兩圈鋸齒鐵環,速度勁疾,割向徐老先生和楊緲的小腿,徐老先生完全來不及反應,雙腳瞬間被鐵環齊足削斷,鐵環去勢未止,直割楊緲小腿。

  楊緲運具御風神術內力,心到氣到,御風神術護體內勁爆發,鐵環撞上楊緲雙腿馬上被護體罡氣挪移滑開,但也在他的左右雙腿割下兩道不輕的傷痕。

  「啊啊!」徐老先生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嚎,雙腳血如泉湧,痛苦萬分,其景血腥無比,若非有楊緲用力扶著,早就摔在地上,痛的在地面打滾,但饒是如此,徐老先生也眼淚直流,狂聲亂叫,這種直接殘廢的外在痛苦和內心絕望,確實沒有人能夠承受的。

  楊緲內心也震駭無比,想不到五魔幫的人手段如此兇殘,竟然早在椅子下設了機關,只要徐老先生一離開椅子,重量感應器感應不到重量,就會射出這個使人終生殘廢的鋸齒鐵環。

  楊緲終非常人,瞬間壓扶內心激動的情緒,將徐老先生扶到地面坐好,然後運指如風,連點徐老先生大腿的六個大穴,企圖止住大量流血。

  可是流血竟然不止,完全無補於事,楊緲覺得更加震驚,他的點穴法是由搭檔「指尊」所教,指尊是武防局的點穴第一高手,精通指功,認穴奇準,且現在是長生醫院的中醫主治醫師,他的止血方法斷無失敗的理由,到底為什麼徐老先生會流血不止呢?

  楊緲趕緊脫下外套,將它撕成兩半,緊緊包覆徐老先生的大腿和傷口,用加壓止血法止血,血流如注的情形才慢慢減少。

    當楊緲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氣時,一旁的曲面電視機突然自動打開,螢幕上出現了一個紅髮男子,一臉奸笑的說:「楊緲,你雖然厲害,但跟我們擁有幾世智慧的魔鬼相比,聰明才智仍遠遠不及,你看你看,徐老先生被妳害的多慘呀!」接著雙手拍了兩下,冷然地往自己的右後方比了個手勢,鏡頭瞬間被帶到紅髮男所指的方向,只見女警徐琬青全身被麻繩綑綁,長髮凌亂,眼神呆滯坐倒在地上,看來遭到十分慘忍的對待。

  「我現在等你一分鐘,如果你沒走下來地下室送死,我就每一分鐘把徐琬青的手指活生生的拔下一隻,嘿嘿!看你要選擇讓徐老先生流血而死,還是要棄徐琬青而不顧呢?」紅髮男子聲音冰冷的說道,其心智已達到心理變態的層面。

  「他馬的!」楊緲怒極吼道,直接隔空一掌把曲面電視炸個粉碎。

  「楊緲…救救我女兒…救救她…求求你…不要理我這個老殘廢了…求…」徐老先生聲音顫抖的哭喊著,他完全不顧自身嚴重的傷勢,一心只擔心著女兒的安危。

  楊緲被徐老先生的父愛而感動,但他也陷入兩難的局面,如果他下去救徐琬青,徐老先生可能因傷勢過重而回天乏術,自己也不一定能夠從狡猾的五魔幫眾手中救出徐琬青,但如果不下去救徐琬青,她勢必會被五魔幫凌遲處死,徐老先生更可能沒有求生的意志了。

  楊緲內心一陣掙扎,曉得時間緊迫不能讓他再耽擱了,猛然下了一個決定,右手手掌貼在徐老先生的左胸口,強行輸入一道剛猛真氣,護住徐老先生的心脈,然後再一按藍芽耳機上的紐,說道:「呼叫指尊,工廠東邊一個牆壁破裂的小房間,有傷者極需救援,over。」

  耳機瞬間回傳一句話:「收到。」

  楊緲的搭檔指尊事實上老早就埋伏在工廠旁其中一間民宅的二樓,但因為他沒有楊緲的絕世輕功,無法避過工廠的紅外線雷達,所以一直在一旁等待楊緲的指示。

  如今楊緲為救徐琬青,且行蹤敗露,已經顧不得指尊的進入會引起紅外線雷達的感應,造成敵人驚覺他有援兵,因為他必須將徐老先生託付給指尊照顧。

  楊緲祈禱他的護心真氣能夠支持徐老先生的生命直到指尊的到來,於是他毅然決然的安放徐老先生在地上,平靜的說道:「放心,你在這邊等一下,我同伴馬上就來醫護你了,而我,現在就要讓五魔幫付出應得的代價!」

  楊緲說畢,往廢棄工廠的地下入口走去,他要五魔幫,血債血償。

創作者介紹

滅魔會

J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