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五魔幫逞能、警方無能。

 

  來自香港的邪惡幫派-五魔幫,來台專攻各大銀行金庫,在僅僅三個月內,已與警方發生七場火拼槍戰,並犯下十五件殺人案,二十一宗重傷害案件,預估得手金額超過上億,其手法近乎完美犯罪,現場不留任何蛛絲馬跡,警方鑑識組在七個犯案現場,仍完全不能尋得指紋、頭髮等線索,至使無法掌握五魔幫的行蹤,任由他們逍遙法外…

  最近一場警匪激戰中,警界有名的美女警花徐琬青更慘遭五魔幫綁票,如此動人的女警被擄,不知會遇到如何恐怖的人間慘事…

                            水果日報.記者彭紹瑞報導

 

  食人魔再現都市叢林!台中市再陷恐懼陰霾!

 

  台中市傳出多起失蹤新聞,受害者無故失蹤,不知去向,宛若人間蒸發,警方全力搜捕仍無所獲。直到最近幾日,才陸陸續續在台中市各處暗巷中,發現一個個由麻布袋裝好的白骨,上有標名受害者的姓名,且署名寄件人:食人魔「血饕」-藍颱。

  如此挑戰公權力的恐怖食人魔,令人聞之心寒喪膽,其手段兇殘更勝多年前橫行一時的食人魔-陳木水,受害者人數也遠較陳木水多出甚多。如果仍無法在短期那緝捕血饕歸案,台中市恐怕要被列入不適合人類居住的縣市…

                            台灣時報.記者曾凝晶報導

 

  楊緲震怒、邪魔末路!

 

  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五魔幫和食人魔血饕,造成社會極度的動盪不安,引起民眾害怕恐慌,台灣情報局今日發出由第一情報幹員-楊緲所寫的聲明稿,宣稱不會讓五魔幫與血饕持續逍遙法外,將不習一切代價,於三天內將五魔幫和血饕一網打盡。

  雖然民眾有點懷疑楊緲是否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破案,但依照之前楊緲言出必行的謹慎態度,配上他無敵當世的御風神術,民眾大多數仍相信楊緲必定能擊殺群魔,救出美女警花,五魔幫和血饕已經窮途末路!

                       民主晚報.記者黃天德報導

 

  台中市北區,時間凌晨三點十五分。

  一道身影劃過半夜的寂靜的夜空,迅若流星,橫過兩三棟民宅,旋風般的落在一個廢棄工廠的鐵皮屋上方,著地時不發出任何聲響。

  此人頭戴反恐面罩,配上一副黑色防護鏡,乍看下跟一般反恐特警並無兩樣,但仔細一瞧,此人卻沒有身穿反恐部隊的防彈衣,也無裝備各式放置彈藥和槍枝的槍套藥袋,只穿著一件黑色襯衫和黑色西裝褲,配上一件黑色外衣,在空中隨風擺動,說不出的寫意瀟灑。

  突然他站直身體,兩眼往四周掃去,兩道如有實質的眼神從黑色防護鏡中射出,橫掃整個廢棄工廠,配上他高大的身形,有如暗夜降臨的魔神令人驚懼,氣勢驚人無比,此人,正是黑道聞之色變的情報局第一高手-楊緲。

  楊緲突然身形拔高六公尺,再往右下方直衝而去,速度快如閃電,旁人如果不小心目睹這一切,怕也只能揉揉自己的眼睛,懷疑剛剛是不是眼花而已。

 

  在廢棄工廠的東邊一座小房間中,三個裝扮和髮型各異的年輕人,圍著一個被吊在十字架的老人,而十字架的左方一個椅子上,則坐著一位眼戴墨鏡,手拿拐杖的中年盲人。

  只見老人全身衣衫破爛,身上血跡斑斑,無數鞭痕刻印在他年邁的身軀,雙手和雙腳都被鐵釘穿過,鮮血直流下來,就如同聖經般耶穌所受的遭遇,其景慘不忍睹。

  楊緲蹲靠在小房間牆外,他是用有透視功能的護目鏡看到這一切,心中對老人所受的遭遇感到痛苦,但心中也嚇了一跳,想不到除了女警徐琬青外,竟然還有人質被五魔幫逮住。

  其中一個手拿長鞭,頭染紅髮的男子突然開口說道:「你們說楊緲今天會不會來送死?」

  「楊緲從以前到現在都是言出必行,他說要在三天內破案就一定在這三天會有行動,而根據氣象預報,今晚由於雲層較厚,遮蔽月亮,更添晚間昏暗,楊緲不來則已,要來必定會選擇今晚突襲救人。」一位爆炸頭的年輕人冷靜的分析。

  楊緲心中一凜,想不到今晚的行動竟然被對方預估,五魔幫的才智並不容輕忽,看來已枕戈待旦的等著他自投羅網。

  「二哥分析的非常有道理,只是我怕情報局到現在仍無法掌握我們的藏身處,那我們豈非要等了一個晚上。」一位身穿T-shirt、頭帶耳機的少年說道。

  「嘿嘿!楊緲他一定是掌握了我們的藏身處,才敢向社會大眾發出聲明稿的,不過他絕對沒想到,徐老先生竟然會早他一步來救女兒,又失手被我們身擒,讓我們憑空多出一個人質!」爆炸頭的年輕人冷笑道。

  「說的好!楊緲就算救的了徐老先生,也救不了徐琬青,我們就耐心的等著他上門就好。」手執長鞭的紅髮男子微笑的說,順手揮動一下皮製的長鞭,往老人打去。

  「趴!」「啊…」鞭子抽打聲和老人慘叫聲先後發出,老人聲音沙啞痛苦,看來受到這非人的折磨後,已經撐不了多久了。

  楊緲在一旁握緊了拳頭,手冒青筋,他實在無法坐視老人受到折磨不管,雖然他很有把握能以一敵四能力剋群兇,但對方有人質在手,而且五魔幫的首領共有五位,算一算還有最後一人並沒出現,說不定現在正在看守著徐琬青,使楊緲投鼠忌器而不敢行動。

  「老程,不要再躲了,出來吧!」手執長鞭的紅髮男子突然說出一個完全不相干的話。

  楊緲卻大吃一驚,難道自己暗伏一旁已經被發現了嗎?於是只好緩緩站了起來,正準備具起御風神術一戰四魔時,突然,小房間天花板上的冷氣輸送管跳出一個矮小的男子,手持大刀,在空中一翻了一個觔斗,落在紅髮男子的身前,並說道:「老大,我查遍整個通風管,並無發現楊緲的任何蹤跡。」

  「老程你辛苦了,既然通風口沒有楊緲的蹤影,我裝在圍牆上的平面雷達也沒任何顯示,這代表楊緲還沒到來,我們就在這房間慢慢等他送上門來好了。」手執長鞭的紅髮男子冷笑的說道。

  楊緲噓了一口氣,看來對方並沒發現自己的偷偷淺入,這也難怪他們,怎想到御風身法乃當世輕功之最,能上升到高約六公尺的高空,再斜飛而入工廠圍牆內,避過他們的平面雷達裝置呢?

  突然爆炸頭的年輕人高聲大叫,神情緊張的說道:「雷達裝置上有異動,來者速度極快,是高手!」

  紅髮男子當機立斷的下達命令:「必定是楊緲親臨,老程、老二,快跟我去禦敵,其他人留下來看守,走!」

  爆炸頭年輕人和矮小的老程齊聲應諾,跟隨紅髮男子,迅速衝出小房間,往西方快速奔去,房間只留下盲眼中年人和那位頭戴耳機的少年,看守著徐琬青的父親。

  楊緲懷疑突然出現的高手究竟是何方神聖?略一動腦隨即釋然,看來計畫確實非常的成功,已完全照著他的想法來進行!

  楊緲暗自計算剛剛離去共有三人,而現在看守老人共有兩人,總數正好五人,看來五魔幫已沒有暗自潛伏的人了。

  楊緲微一沉思,絕不錯失這難得的幾會,瞬間撞破小房間的牆壁,水泥和磚塊四散,楊緲直衝戴耳機的少年過去,狂風掌一掌擊向他的臉部。

  少年突然看到牆壁爆裂,然後一股極強的氣勁撲面而來,大驚失色下往後一退,一拳往楊緲的狂風掌反擊,叫道:「你…你是…」

  「本人楊緲!」

  「碰!」拳掌相交,少年駭然聽聞楊緲的大名,但更吃驚的發現對方氣勁如狂風暴雨般洶湧,且隱含吸奪之力,右手就像被吸盤般牢牢吸住,讓他欲退不能,左手連忙也運具內力,揍向楊緲的狂風掌內力中心處,希望能讓自己逃出楊緲的吸奪氣勁。

  少年被從右手傳來的狂風掌內力震傷,吐出一口鮮血,但發現擊出的左手也被楊緲的氣勁吸住,完全無補於事,嚇得魂飛魄散,忍不住又吐出一口鮮血。

  更驚人的是少年整個人被楊緲單手高舉在空中,抽離地面,雙手又完全沒有辦法離開對方手掌,只能一口接一口的在空中吐血。

  少年自知死期畢至,孤注一擲地把僅存還能自由活動的雙腳,往楊緲的頭部踹去。

  楊緲大喝一聲:「滾!」御風內力爆發,少年狠被震開,四肢癱軟的飛向後面的牆壁,摔在一堆工廠的鐵製器具中,看來完全被剝奪了戰鬥能力。

  楊緲看也不看少年一眼,轉身上前要把被綁在十字架的老人解了下來,就在此時,老人突然手掌自行掙脫被釘住釘子,掌背夾帶釘子的尖刺往楊緲心臟狠刺了下去!

  楊緲一看對方的破風速度,立即知道對方身手遠勝剛剛那位年輕人,但距離實在太近,根本來不及閃避,觸不及防下被對方釘子擊中左胸,嘴巴噴出一口鮮血,往後飛出,直接倒在地上。

  老人從十字架跳了下來,對楊緲哈哈大笑的說道:「楊緲你的武功確實名不虛傳,能夠一掌重創老五,但卻沒想到我身懷『苦行功』,能滅絕痛楚,忍受鞭刑和釘子的刺穿吧?因此二哥命我假冒徐琬青的父親,等著楊緲你來自投羅網!」老人輕蔑地向躺在地上的楊緲比了個中指,然後指著左邊的中年盲人,笑道:「嘿嘿!你萬萬沒想到徐琬青的父親竟然是左邊那個盲鬼吧!」

  楊緲料想不到對方身手比想像中的還要厲害,他勉強的坐了起來,呆看著後面坐在椅子上的盲人,只見他一動也不動,難道他真的是徐琬青的父親嗎?

  盲人卻突然開口說道:「楊緲…楊緲…我…」

  剛剛摔在鐵製器具、被楊緲重創的少年老五,費盡力氣的翻了一個身,再吐出一口鮮血,對著楊緲說道:「楊緲…哈哈…你果真…中了二哥的計謀…被四哥重創了…你…你一定覺得奇怪…為什麼…為什麼徐老先生沒被銬住,卻一動也不動…的乖乖坐在哪裡?」

  楊緲心中確實有此疑問,但憑他的聰明才智卻也無從得知。

  「因為…因為…徐老先生…根本不是盲人…那根導盲杖…是經由我…我將電擊棒改裝而成的…徐先生的手跟導盲杖…已經…被強力膠黏住而分不開…」少年老五喘了口氣,從口袋中拿出一個ipod,然後笑道:「而我手中的ipod就是控制器…只要我按下…他就被電暈…哈哈…」

  楊緲瞬間明瞭對方是利用導盲電擊棒來警示徐琬青的父親,如果他一亂動就會被電擊棒當場電暈,難怪會嚇的他乖乖的坐在椅子上面,配合五魔幫演這齣人質調換的戲碼,使楊緲錯估對方的虛實。

  「咻!」ipod突然被一股隔空氣勁割成兩半,少年老五望著手中的ipod,滿臉驚恐!

  高速集中的氣輪從楊緲的手中發出,他出乎意料的竟突然站了起來,微笑的說道:「問題已經解決了!」,若非看到他的左胸口仍流著鮮血,根本完全看不出有任何傷勢。

  「什麼!」五魔幫的少年老五和老人老四齊聲驚叫,楊緲的實力之強勁,完完全全超乎他們的想像之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rry 的頭像
Jerry

滅魔會

J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