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滅魔會是怎麼滅亡的呢?」程競成忍不住問道,他實在想不透一個能將血蓮魔師封印,又傳承了五千年的大會,是如何突然消失的。

  「滅魔會在一千年前受到第一傳人的強烈反攻,已經元氣大傷,最糟糕的是二十年前會中分裂成主戰和主和派,前者是以滅魔會會主為主,仍遵循滅盡天下魔鬼的宗旨,後者是以滅魔會『長老議會』的首席長老為主,認為滅盡天下魔鬼是不可能的,且魔鬼也有長處值得我們學習,因此主張以魔制魔,聯合其他魔鬼,對抗第一傳人和即將出世的血蓮魔師。」陳清流回答道。

  程競成心想第一傳人的蓋世武功一定令滅魔會的人心中烙下恐懼的印痕,才會導致這個結果。

  陳清流續道:「因此首席長老暗中學習被會規嚴格禁止的魔鬼武學,大成之後挑戰滅魔會會主,竟然勝過滅魔會會主修練的鎮會神功-『滅天毀地神功』,逼走會主取而代之。據目擊決戰的滅魔會會眾表示,首席長老修練的是元末猛將張定邊所創的『死之魔』,極盡詭異變化之道,真氣陰寒恐怖,接近功力範圍者莫不感覺生機被奪,此戰使首席長老榮登人類武學宗師的第一位,與楊緲可謂互相輝映。」

  程競成猛然想起,夢境中的魔鬼高手曾說道除非首席長老親來,不然無人能抗衡他,由此可見首席長老的厲害,但也可由此推算,那位魔鬼應該具備跟首席長老同級數的實力,如此神祕莫測的魔鬼,他到底是誰呢?

  「但此戰卻造成滅魔會的主戰和主和派分崩離析,更可怕的是建立在另一個異次元空間的滅魔會總部基地-『滅魔聖殿』,竟被第一傳人朱元璋發現入口,十年前他單槍匹馬的進去血洗滅魔會,最終滅魔會一蹶不振,再也沒聽過和看過滅魔會的人出現在江湖。」陳清流哀傷道。

  程競成聽罷大感愕然,心想陳清流所述的前半部完全符合之前做個的過去夢,但後半部卻完全不同,他是夢見滅魔聖殿被一個擁有滅天毀地神功的魔鬼進去報仇,跟傳聞中通曉明闇皇武的第一傳人有所不同,究竟是自己的夢出錯,還是角色與行動分析組組長陳清流得到的消息有誤?

  「有沒有一個很特別的魔鬼,會滅天毀地神功的呢?」程競誠毫無頭緒的插入問道。

  在場的聶浩武和冽鷹同時露出揉合恐懼和驚訝的眼神,兩人偷偷互看了一眼,然後繼續的保持沉默,倒是陳清流啞然失笑,搖了搖頭說:「這是絕對不可能的,會主的鎮會絕學只會單傳給下屆會主,不可能有魔鬼會使用,滅魔會也有種種偵測正向情感的方法,除了天生異類第一傳人之外,根本沒有魔鬼能入侵滅魔會,程先生為何有此一問呢?」

  其他人也對程競誠荒謬的問題表示不可能,有的甚至不屑的認為他異想天開,但程競成觀察到了局長和冽鷹的細微表情,隱隱覺得兩人知道他在夢中所見的高手是何方神聖,但卻隱忍不答,這就代表程競誠的過去夢能力仍是準確無誤,那為何兩人會為魔鬼有所隱瞞?滅魔會的消失是否有其他原因呢?

  「我胡亂問問的。」程競成找個藉口回答,當時惹來更多的鄙視和嘲笑,他心中卻想,有朝一日,一定會自己挖掘出這個秘密,了解十年前滅魔會滅亡的真正原因,和那位神秘的魔鬼高手。也許這是上天派給他與生俱來的任務吧!似乎是從出生,他就和魔鬼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肅靜!」武防局局長聶浩武穩定現場的秩序,說道:「為了因應是世界末日的到來,武術防治局創立於李前總統執政的最後一年,當時正值滅魔會的滅亡,李前總統有感於魔鬼勢力大增,因此將原本隸屬於台灣情報局的『武術防治小組』直接分隔出來,提升跟台灣情報局同層級的武術防治局,簡稱武防局。總部設於有文化古都之稱的府城-台南市,因為此處是漢人最早來臺的政治中心,也是全台灣魔鬼人口密度最高的一個縣市。」

  程競成不禁又打了一個冷顫,想不到自己居住的地方竟然是魔鬼的大本營。

  武防局局長突然站了起來,伸手往投影螢幕一指,螢幕瞬間閃現一張照片,這是一張英俊青年的特寫,他眼神充滿自信,有著一頭黑色的茂密頭髮,楊緲認得這位就是他計算機概論的博班助教-黃勝斌。

  「楊緲,本局第一高手,師承留美博士李鈺,身懷御風神術,真實身分就是工科所博士班學生-黃勝斌。」聶浩武說道,程競成聽罷點了點頭,武防局局長又換了下一張投影片,上面出現了好幾張長相各異的人物照片,有的胖有的瘦,有的看起來慈祥和藹、有的面目猙獰。

  「這些,都是喪身在楊緲手上的魔鬼,他們每位都有著駭人聽聞的背景和殘忍無比的罪刑。這也就是本局成立的宗旨,塑造一個令人畏懼的強者,來克制魔鬼的囂張氣燄,將超越容忍界線,以武術濫殺無辜的魔鬼,追蹤並擊斃來做警示作用,而執行這項核心計畫的人,正是-楊緲。」

   看著許許多多魔鬼的照片,程競成回想到之前不管多麼不可一世的魔鬼,一被楊緲點名者莫不飲恨收場,不禁內心對楊緲更加欽佩,程競成至此才知道原來楊緲根本不是什麼台灣情報局幹員,而是秘密獨立出來的武防局幹員,而楊緲的所作所為,竟跟魔鬼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可惜,他就在昨天晚上自殺了。」聶浩武哀傷的說,現場氣氛瞬間降至最低溫,每個幹員都臉色哀戚凝重。

  程競成心裡卻生出新的念頭,楊緲為何要自殺呢?楊緲真的是自殺的嗎?

  「楊緲是自殺是無庸置疑的,因為根本沒有人能把殺死楊緲的情形騙過社會大眾,第一傳人不行,血蓮魔師也辦不到,況且御風神術乃輕功之最,楊緲就算真的遇到第一傳人和血蓮魔師,也能保命逃走。」陳清流看到程競成疑惑的表情,給予他肯定的解答。

  「程先生知道為什麼我們一定要把你邀來這次會議嗎?」聶浩武突然把話題一轉。

  「這…這正是我很想知道的內容。」程競成答不出來,愕然道。

  「楊緲,或是黃勝斌,事實上是你的師兄!」武防局局長正色道。

  「什麼?!」程競成大驚失色的說道,他完全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雖然他很早之前就覺得奇怪,為什麼師父傳授給自己的武功竟然跟傳聞中的楊緲一模一樣,但他每次問師父時,對方只有微笑不答,程競成也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師父竟然就是留美的傳奇警探李鈺,而他的師兄更是命震天下的楊緲!

  「你…你沒搞錯吧…」楊緲無法置信的說道。

  「怎麼會搞錯呢?李鈺先生為了打擊犯罪後繼有人,謊報美國政府,說他秘密潛入中東的反恐組織中,其實是回到台灣,花了十年的時間,將絕世神功傳給了兩位他千挑萬選、天資絕頂的年輕人。」聶浩武肅然道。

  「這…」程競成仍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自己竟然是楊緲的師弟,如果把這個事實說出去的話,包保他走路有風,通告和採訪接連不斷,但他一冷靜下來,突然想到一個非常有可能的嚴重性,武防局的人不惜偷拐搶騙也要他來到此地,難道這一切…?!

  果真,武防局局長平靜的一個字一個的說道:「自古武林,師弟繼承師兄的遺志是很正常的,因此,請程先生萬不要推辭,我們,要培育你成為新一代楊緲!」

  程競成聽罷心臟劇烈跳動,嚇到從椅子上跌了下來。

創作者介紹

滅魔會

J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