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程競成先生,很抱歉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見面,但因事態緊急,關係整個台灣社會的安全問題,真的是片刻不能耽擱,只好出此下策執行這項行動,在下先在此向你表示十二萬分的歉意。」

  程競成努力的使頭腦運作,但視力仍略為模糊,思考運轉也不太清晰,只能勉力揉揉眼睛,看到發言者正站在長方形會議桌的主位,與自己做的客位正好面對面。

  「我是台灣武術防治局局長,名叫聶浩武,歡迎你來到武防局的指揮總部。」

  程競成瞬間回憶起不久前跟冽鷹的激戰,自己不敵被擊暈運來這哩,看來真的如局長所言已經被帶到什麼局的總部中,自己豈不是羊入虎口,任對方宰割的狀態?!

  他趕緊環顧四周,發現長方形會議桌上的兩排分別坐滿了十幾個黑色西裝打扮的幹員,有男也有女,而令人吃驚的是冽鷹幹員正坐在離自己最近的右排第一位,微笑的看著他,似乎被狂風掌和旋風輪打到的傷勢已不藥而癒,讓他不禁冒起了冷汗,心想現在處境之差,單是一個冽鷹自己已經窮於應付,其他十幾位幹員更不用說了,程競成根本是插翅難飛。

  「程先生不必緊張,我們實在是有苦衷,萬不得已才要請你來此,絕對對你沒有任何惡意。」局長好言的說。

  「這個請字說得真好!」程競成反諷的說,「你們到底有何目的?」

  「程先生請先觀看以下的影片,之後我們會跟你介紹武術防治局成立的原因,和為何十萬火急的請你過來總部一趟。」局長微笑的說道。

  程競成丈二金剛摸不清楚頭緒,只見會議桌正中間瞬間閃出一到光芒,一個3D虛擬螢幕瞬間出現在會議桌的上方空中,其畫質清晰到可與藍光影片比擬,連螢幕顯示方向都會隨四周每位觀賞者做調整,也就是說不管你走路或躺著都可以輕易看到畫面,令程競成不禁嘆服情報總局的高科技水平。

  但見影片開始播放,鏡頭似乎是在一間放置小嬰兒剛出生的育嬰房,從昏暗的光線判斷應該是半夜時分,三四排嬰兒床呈現在眼前,裡面有約二十幾個剛出生的小嬰兒正在熟睡當中,樣子非常的可愛逗趣,讓人感嘆每個人剛出生那純真可愛的模樣,可惜長大之後都因為社會的污染而變了個樣…

  正當程競成大惑不解為何要播放此影片時,一人瞬間閃進育嬰室內,疾若半夜遊蕩的幽靈,身法之快一看就知道身負上乘武功,但令人吃驚的並不是他的身法如何快速,而是他是一位赤裸全身的男性,從他皺皺的皮膚、稀疏的頭髮和滄桑的面容可以判斷此人年紀已經超過耳順之年,但一個裸體老人為何要闖入無邪孩童的育嬰室中呢?

  老人輕巧巧的走過一排又一排的嬰兒床中,向欣賞玩具般仔細觀看床裡的嬰兒,又不時把嬰兒拿起來把玩觀看一下,在他輕巧靈活的手法之下,熟睡的嬰兒似乎完全不受干擾。當他看完一輪之後,沉思了片段,毅然走向剛剛曾拿起過的其中一個嬰兒,緊接著,恐怖的事情發生了!老人瞬間露出兩個尖銳的牙齒,如同吸血鬼的獠牙般令人恐懼,在昏暗的燈光下閃爍著,他一手抄起那位嬰兒,另一手嗚住嬰兒的口鼻,然後獠牙毫不猶豫的往前刺入新生兒的身體,吸取他身上一滴一滴血水,嬰兒痛苦萬分轉醒掙扎不休,但口鼻都被遮住如何發聲?小嬰兒身體抽蓄般不停顫抖,幼小的小手無力的亂揮卻無法擺脫老人的無情之手,身體持續不停不停的萎縮…一分一分的消逝,直至完全縮成一塊皺皮,老人才滿足的將那塊皺皮新生兒拿開嘴邊。

  程競成看了心中抽動不已…這,到底是什麼影片?這是現實社會發生的事實嗎?武防局的人到底想讓他知道什麼?

  影片中老人以純陽內力直接把已成廢物的新生兒蒸發,然後他慢慢的靠近剛剛那個育嬰床,「劈哩啪啦!」老人身體突然也不斷的萎縮、萎縮,他一頭栽進狹小的育嬰床中,身體不斷的凹陷變化,如同一個逐漸被壓扁的鋁罐,直到…完全變成剛剛的小嬰兒,皮膚呈現白皙細嫩,一臉天真無邪的躺在床裡,露出一抹純真的微笑,整個過程就像變魔術般,但卻更詭異、更恐怖。

  影片結束,程競成仍無法平復受影片影響的心情起伏,就如颱風天的海浪般強烈的敲打岸邊的岩石,深觸著內心深處。

  坐在右排靠近武防局局長的一位幹員突然站了起來,臉色凝重的說:「程競成先生,這部影片發生的內容是完全真實的。」

  程競成從沉思中被驚醒,嚇了一跳,並仔細打量這位幹員。

    他理了一了非常整齊的小平頭,身材微胖,身高算中等水平,年約三十出頭,一臉國字臉和不苟言笑的表情一看就知是一位做事非常有條理的樣子,程競成直覺他在武防局中也身居高位。

  「在下陳清流,是武防局的角色與行動分析組組長。」那位幹員說道。

  「陳清流組長的工作就是負責分析敵方武功的深淺,和以何種武功陣法或佈署可以達到克制敵人、減少傷亡,因此他必須對任何武功都瞭若指掌,局裡都簡單稱呼他為武林活字典」局長聶浩武說道。

  「局長過獎了。」陳清流淡淡的回答。

  「程先生,我們現在準備跟你介紹的是一群上古流傳下來的奇異生物-『魔鬼』,跟千百年來人類社會被隱瞞的所有祕辛,你有膽量聽下去嗎?」陳清流以冷靜且詢問的口氣問道。

  程競成心中一驚:「魔鬼?!這不是我今早做夢的內容嗎?」

  程競成不禁回想早上夢見的內容,那個智計力量皆令人驚懼的魔鬼,力戰滅魔會的血腥場面,當時自己還疑問魔鬼究竟是何種生物?滅魔會究竟是何種秘密組織?想不到竟然馬上可聽到答案,程競成隱隱覺得這一切似乎是命運的安排。

  於是他深吸了一口氣,沉穩的回答:「有,請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rry 的頭像
Jerry

滅魔會

J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