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程競成急衝進工程科學系系館,但轉眼間又奔出工程科學系系館,閃進隔壁的資訊工程學系系館,躲藏在中庭裡的廁所裡面,他心想對方已經知道自己的名字,以情報員的神通廣大以及無孔不入的情報網應該早已知道自己就讀的科系,躲在工程科學系館絕非上策。

  程競成在這一輪猛衝中急需喘息,但此時他的頭痛欲裂,幾乎無法思考,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如此,平常練武時耗費的體力更巨都沒有如此嚴重,難道他被情報員冽鷹暗中下毒了嗎?

  程競成再也忍受不了如同拉扯神經般的痛楚由腦部傳來,連忙雙手緊抱頭顱,運用內功想來震痛療傷,不過就在此時他似乎看到一個不屬於這個時代的畫面,一位身穿龍紋黃袍的劍客手握一刀一劍,面對十三名各執不同武器的武林中人,冷酷的長嘯道:「汝等敢接朕之明闇皇武乎?」

  明闇皇武?程競成聽到著個四個字句仿如日本太鼓鼓槌在腦門上重重敲了四下,剎那間他回到身在資訊工程學系系館廁所的現實,只不過左手臂竟冒出陣陣強烈黑氣,詭異之至竟能吸奪附近的光源,另整個廁所彈指間日光燈黯淡無芒,猶如宇宙黑洞般令人驚恐畏懼。

  「我中了恐怖的邪毒了!」程競成心中吶喊,但就在下一秒鐘一切似乎與原來無異,他的手臂沒有變黑,頭也沒有疼痛欲裂。

  「怪了!」程競成心想,不過今天所發生的事確實匪夷所思,先有夢見無情殺手血洗滅魔會聖殿,又遇情報員冽鷹逼著自己去見情報局局長,最後來到廁所竟幻覺出一些光怪陸離的圖像,說出去可能會被別人以為壓力太大導致精神錯亂。

  程競成坐在馬桶座上細細的回想整個事情的始末,突然他記起身懷滅天毀地神功的殺人高手也會他師傅所傳的藏武密法!還提起那是魔鬼武學?難道師父竟然是魔鬼?魔鬼又到底是什麼?

  此時程競成忽有所感,似乎有三四頭貓的腳步聲往廁所接近,心中微覺奇怪,但瞬間恍然大悟那根本不是三四頭貓的腳步聲,而是三四位高手正在接近,若非程競成因修習上乘內功而使聽覺敏銳度大異常人,根本聽不到這若有似無的腳步聲。

  他暗罵一句冤鬼纏身,對方竟然這麼快就知道自己在此,他馬上悄聲的溜進旁邊的女生廁所,並暗運鎖骨功從狹小的廁所窗戶奔逃,轉眼間衝出資訊學系系館並在奔跑時回復自身體型,再一路閃進資源、材料、環境、土木等系館,最後又閃出成大校園,來到馬路上攔了一部計程車,毫不遲疑的快速上車。

  「先生,請問要到哪?」司機問道,

  「長榮路,快走快走!」]

  「先生這裡就是長榮路了耶。」司機懷疑的問道。

  「我有說要去長榮路的這裡嗎?!」程競成破口大罵,被追補了好一陣子,他一股鳥氣無從發洩,「給我到開到長榮路底懂嗎?!給我開!」

  司機心想長榮路底也不到三分鐘車程,走路也不到十分鐘,這個氣喘吁吁的少年不知是嬌生慣養還是逃家似的,竟然捨得這樣亂花錢,不過回神一想有錢賺還想那麼多幹嘛,於是乖乖遵照指示往長榮路底開去。

  程競成坐在車上長長的吁了一口氣,心想終於擺脫情報人員的追擊了,等到家跟父親談論此事,以父親交友的廣闊人脈應該不難擺平和釐清此事,程競成也不敢張望兩旁的窗戶以免碰巧被對方看到自己,於是低著頭假裝在打盹。

  但情報人員豈是易與?突然間車子的天窗爆裂!碎片四射且兩道凌厲爪勁攻進車內。「阿!!」司機與程競成同時大叫,只見冽鷹競頭下腳上從天窗而入,名符其實的從天而降,兩手成鷹爪手狀,一手抓住方向盤使的車子快速往右滑向路邊停靠,另一手高速扣住程競成咽喉,內勁透體直達氣脈!

  「有這麼急著搭車嗎?你不要命了…」司機驚恐的說道,「碰」冽鷹用手肘輕撞司機額頭,對方瞬間進入昏迷狀態。

  在後座的程競成趁冽鷹分心肘擊司機頭部,在這生死存亡之際施展御風神術第四層附屬外功「狂風掌」重擊冽鷹胸口,望能攻敵必救而擺脫咽喉受制。

  「哇!」冽鷹口噴一小口鮮血,抓住程競成咽喉的爪力略為一鬆,程競成左腳狠踹車門,「碰!」的一聲,車門受不了程競成的腳力瞬間斷裂拋飛,程競成趁勢一個旋身往車外跳出,在馬路上滾了兩圈。

  冽鷹反應也十分敏捷,瞬間從計程車天窗騰身追來,身形上升約三公尺,鷹爪幻作左右包夾之勢,生出一些虛實難辨的爪影,望能將程競成一舉成擒。

  程競成好不容易止住身體滾動,一眨眼間忽見滿天爪勢從計程車車頂直撲而來,根本看不清楚哪裡是虛招是實招,枉論反擊,就在他又要三十六計走為上策的時候,眼睛餘光似乎瞄到一台遊覽車從他的右後方開來,靈機一動之下施展輕功,往後一躍。

  程競成右腳正好點到遊覽車的後照鏡,更借一點之力竄升到冽鷹的上方,施展御風神術第五層附屬外功「旋風輪」,凝聚空氣成旋轉氣流,往冽鷹的鷹爪攻去。

  冽鷹暗嘆一聲,心想御風神術不愧為輕功之最的武學,程競成功力差自己一截,實戰經驗又薄弱,理當手到擒拿,但對方卻能憑著御風身法扭轉情勢。

  冽鷹抽回往下攻擊的爪勢改為往上橫掃,硬捍旋風輪。

  「碰!」雙方爪輪交拼,程競成借勢翻上遊覽車頭車頂,冽鷹則被旋風輪逼到柏油路面,但他並不氣餒,一腳踏實地後,快速撲向遊覽車車尾,並附在上面,手腳並用兩三下就翻上遊覽車車尾的車頂。

  兩人分別站在遊覽車車頭和車尾,車速帶來的強烈氣流吹得兩人衣服不住飄逸,但卻絲毫影響不了身懷武功的兩人,雙方面對面互相瞪視,暗自凝聚功力,準備再來一場車頂交戰。

  「唉!」冽鷹突然嘆了一口氣,撤掉凝聚起來的爪勁,軟化下來說:「程先生真的不相信我等所言,執意一直逃走嗎?」

  「我的要求很簡單,只要先讓我去見我的父母,在我父母的陪同之下,我才能放心的跟你們前往情報局,況且我連你們要帶我去武防局的原因都不知曉。」程競成態度強硬的說道,但卻合乎情理。

  「唉!」冽鷹又在歎了口氣,「接著這個吧!」冽鷹說罷從口袋掏出一張報紙,隔空往程競成拋去。

  冽鷹站在車尾,而程競成站在車前,因此車子開動時造成的風勢,是往程競成吹向冽鷹。冽鷹能毫不費力的把薄薄一片的報紙,丟出將近六公尺,更是逆風而為,程競成也不禁暗自訝異冽鷹的武學修為。

  程競成一手接住報紙,打開來一看,赫然是剛剛看到的「工程大學工程科學系傳出自殺事件」,這篇報導。

  「這是?」程競成懷疑的問道。

  「程先生有聽過楊緲這個人嗎?」

  「哼!台灣情報局第一殺手楊緲,武功出神入化,無敵於當世,其武功御風神術內外兼修,擊敗黑道無數高手。這麼鼎鼎有名的人我怎麼有可能不知道?」程競成說道。

  「恩那你知道嗎?楊緲幹員已經在昨日去世了!」冽鷹黯然神傷的說。

  「什麼!!」程競成大吃一驚,忍不住後退了一步,楊緲無敵形象早已深入人心,根本無人能擊敗他罔論傷害了他,他怎麼可能被殺死?如果將這個天驚地動的消息發佈出去,相信全亞洲媒體都會熱烈報導,各大談話性節目也會議論紛紛,甚至政府都會降半旗來哀悼這位偉大的情報界與武術界共通傳奇。

  「這…這是不可能的…」程競成語音發顫的說,心情仍無法平復。

  「他是自殺的。」冽鷹說道。

  程競成心想這樣才比較有可能,但這無敵高手為什麼要自殺?有什麼打擊值得他這樣做呢?他自殺後難道不知道社會動盪的後果?一連串的疑問排山倒海的衝擊程競成的內心世界。

  「你手上握著的報紙,自殺事件中的死者正是楊緲,而楊緲的真實身分事實上就是你計算機概論的博班助教-黃勝斌,年僅25歲,比外界傳聞的29歲小了4歲。」

  程競成張大了嘴巴合不起來,他怎麼想的到名震天下的楊緲竟然是工科系助教,自己也看過他幾次,當時對他英俊又有自信的外表略有印象,也請教過他幾個寫程式的問題,只可惜現在已經天人永隔,再也無法跟這非凡的情報幹員聊天或問問題了。

  程競成回神過來,懷疑的問道:「那這和你堅持要我去情報局到底有何關聯?」

  冽鷹露出了一個邪惡的微笑,淡淡的說:「等你到情報局的時候就知道了。」

  程競成忽然覺得很不對勁,難道冽鷹有什麼必勝絕招嗎?

  就在此時他覺得手臂麻軟,完全使不上力,接著麻痺的感覺傳遍全身,強烈到御風神術內勁只能稍微減緩些微藥力,忍不住腳步一陣踉蹌,跌坐在遊覽車車頂。

  「你…在報紙…使麻藥…」程競成憤怒,卻無力的說道。

  「這是情報局特製的麻醉藥『華陀武迷散』,取自古代神醫華陀密傳的典籍,能攻破練武者的護身真氣並給予全身麻醉,程先生可以好好的睡一覺了。」冽鷹冷冷的笑道。

  「卑鄙…」程競成罵道,鼓起剩下的力量,往旁邊一滾,望能滾離遊覽車車頂。

  「程先生不是妄想從車頂滾到路面逃離吧?難道你沒瞧見下方仍有我的夥伴在等你嗎?」冽鷹訝異的說道。

  程競成依言往下一看,果然發現下面有台賓士敞篷車,車上坐著四個西裝筆挺的幹員,正牢牢的盯著他瞧。

  程競成覺得麻藥的效力往腦門直衝上來,剎那間天旋地轉,頭腦一偏,「碰」的倒在遊覽車車頂…

 

  程競成醒來感覺到有兩個人正在抬著自己,但因為藥效實在太強,身體太過虛弱又昏迷過去…

 

  直到再次轉醒,他已經身在一個巨型會議桌前了…

創作者介紹

滅魔會

J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