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感覺到刻在我背上的「滅」字隱隱作痛。

  那種痛如針扎、如刀割,似乎在原本的「滅」字傷痕下更添新傷口,或如挖骨割肉使疤痕更深一層。

  我回想師父在我背部刻下這「滅」,所說的一句話:「每個神功皆有其付出的同等待價,你願意接受等同古時岳飛所受的『精忠報國』,讓『滅』字永伴你生,成為你的責任、你的力量嗎?」

  我點了點頭。

  從那天起,這個上從肩頰骨下至腰部的巨型「滅」字,不僅成為我的責任、我的力量、也成為我的信念。

  但即將復仇的快意卻如潮水般淹沒痛楚,我知道,這一切痛楚與憤怒的交雜,又是我殺人前夕的到來。

 

  於是我毫不猶豫的跨了一步,進了這個神聖莊嚴的「滅魔聖殿」。

 

  回憶湧現,我已十年未踏入滅魔聖殿,十年前師父遭首席長老擊敗,心灰意冷,從此退出聖會。

  但如今,是討回一切的時候。

 

  滅魔聖殿仍是如往昔般莊嚴肅穆,正中走道旁的兩排,各有十二支高約十公尺、五人合抱的巨大石柱,支撐這深埋地底的大殿,每個石柱上刻有兩條飛龍,張牙舞爪的向上盤旋。

  整個大廳以黑色玄武岩建構而成,與站立於走道兩旁,身穿黑衣的過百會眾,好像融合般的相互沉默,四周牆上並無其他花巧雕飾,但熟悉滅魔聖殿的我卻知不少密門隱藏其中。

  我望向走道盡頭,看到一個約一人高、長寬各十公尺的金色蓮花會台,襯托滅魔會的氣派,而在會台上,只見身穿黑色斗篷,年約四十的四長老面無表情的看著我。

  於是我馬上裝作一個從未見過恐怖教派的黑道人士,雖心中恐懼卻要逞兇鬥狠,走路時更有點猶疑不定,很快的四長老表情轉為微微冷笑。

  我也心中冷笑,你已進了我的計謀的第一步了。

  當我走到約四長老約二十步前,他用含有嚴重日本重音腔調說:「文南幫的使者,歡迎大駕,滅魔會!」

  我略微顫抖的說:「老…老大派我…我來跟貴會談談,毒品交易時的保護…保護細節…」

  「不用多說了,營利三七分帳,我七你三,保護期限為一年,送客。」

  我趕緊裝作一付慌張的樣子回答:「長老大人,這……這跟我們老大,所交代得有點差……差距,我們的貨一向很純,營利一定很可觀,四長老請……請給個面子,老牧,你拿貨給長老看看。」

  陪同我來的十個人其中一人馬上從盒子中取出一份白粉,戰戰兢兢的遞給旁邊一位身穿灰衣的滅魔會會士,那位會士走向蓮花會台前恭敬轉交給四長老。

  四長老手一接來,往鼻子靠近,正想聞聞看白粉來評估純度,白粉忽然爆開,煙霧瞬間向四周飛散!

  我趕緊從懷中抽出一把開山刀,擊衝往四長老砍了過去。

  「啪!」四長老出手如電,在意料之中瞬間打下了我手中的開山刀,開山刀直飛出去貫穿老牧的胸膛,「啊!」老牧慘叫一聲,當場斃命!而四長老左手袖子畫圓一揮,煙霧瞬間散去,一把東洋武士刀已架在我的脖子上。

  「哼!」四長老冷哼一聲,「如此低微武術,妄想刺殺,是誰指使你們,做這件事的?」

  談話間他的左手已搭在我的肩上,我感覺到一種陰冷奇寒的毒素已入侵我體內。

  難道我的計畫被識破了?

  不!

  我心中暗笑,恭喜你已進入我的計謀的第二步了,很高興你接近我。

  「小……小的……我……」我裝作驚恐萬分的回答,一臉慌張無措,但同時感覺到背上「滅」字中的「火」字已暗暗滲血,痛楚告訴了我,是時候了!

  突然,我左手釋放紫色火焰,以龍爪攻勢襲擊四長老的面門,右手釋放藍色火光,以旋渦形態鑽往四長老丹田要害,兩股火焰之間卻有無數條細線火焰連結,相輔相成,互補優缺。

  四長老駭然往後急退,因為他以為架在我脖子、掌握我生死的武士刀,已被一股極強霸道內力反震彈開,更不止的是我的兩股火焰內勁如狼似虎的猛撲向前,熱浪似乎能吞噬一切生命,如同在火災現場中求生,且毫無破綻可循,使他心理產生莫名的死亡恐懼!

  「不……不可能!你……我剛剛用左手……已經試探你毫無內力,怎麼可能?!」

  呵呵,現在結巴的好像換成了他!

  「魔鬼武學博大精深!『藏武密法』可藏去自身內力!豈是你這廢物長老所能想像!」我輕蔑的回答,順便改換內息,將瞳孔顏色變成血紅色,展露出魔鬼的招牌特徵!左手更變招施展魔鬼武學「慘絕形消聖爪」,配合紫焰內勁,攻擊範圍能達六公尺,直撲倒退不止的四長老。

  四長老還未從恐懼中回復過來,氣勢上已遠遠不及,勉強用手中的武士刀揮向紫焰爪勁只求自保,「轟!」,武士刀遭霸道炎氣當場溶解成液態,四長老跌向會台之外,更在空出吐出一口鮮血,被強烈火勁傷到五臟六腑,掉落時勉強站穩身子,但臉色已一片慘澹。

  我施展輕功一躍飛過金色蓮花會台,身形以弧線般加速飛行,毫不留情的攻擊四長老,殺他是志在必得。

  「魔鬼!還不快殺!」四長老大喊,又在噴出一口鮮血,其他剛從震撼中回復的滅魔會會眾趕緊奔了過來,意圖遵行他們會旨的第一目標-魔鬼殺無赦!。

  有些滅魔會會士更殺向同樣震撼且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文南幫幫眾,緊接著慘叫聲四起,他們可能至死都不曉得,他們真正的使者早就在昨晚去向閻王報到了,而我只是個利用他們且假扮成使者的外人。

  就在此時我感覺到我背後「滅」字的水字旁也開始滲血,頓時四長老和接近我十公尺之內的幫眾感覺到口乾舌燥,似乎空氣中的一切水分都被瞬間抽乾,猶如置身於廣大無邊的酷熱沙漠,或像在烤爐蒸氣室中殘喘,有些修為較低的會眾甚至直接跪在的地上,挖著喉嚨高聲大喊著:「水……我要水……」,其景慘不忍賭。

  不過,其他修為較深的會士勉強用意志力抗衡,舉起二十世紀最好的暗器發射器-手槍,「碰碰碰!」無數發子彈從背後射向我。

  但我的水勁修為豈止如此,剛從空氣中強行吸收的水分,在我身後布成一道細細的水牆,其內灌滿真勁,並融合「天下至柔莫若水」的心法,以柔克剛的將射來的子彈盡數困在其中,無有遺漏。

  就在此時四長老從斗篷中抽出兩把暗銀色的武士刀,刀鋒閃著暗綠色澤,如毒蛇般奇詭危險,一看就知是名品寶刀,且刀鋒塗有劇毒之物,四長老施展日本「雙刀流」刀法向我殺至。

  哼!剛剛親拍我那一掌的毒性在入侵我體內不到三秒就化解,這又算的了什麼?我隨意的單手拆解,另一隻藏在背後,隔空控制身後水牆的中的真氣變化。

  剛剛跪在地上祈求要水的幫眾看到一片水牆,在面前閃閃波動,就像饑渴已久的野獸看到食物般猛撲上去,只有反射行為已無意識行動。

  但撲上的會眾馬上被水牆和剛吸收的子彈絞食,化成一灘爛泥血肉,組成更大更厚的血牆成為我的身後屏障。

  可是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其中一個會眾奔向血牆時竟然使出兩拳具有爆炸性的拳勁,硬生生的轟破血牆一個大洞,拳勁更直逼我的身後!

  我微一訝異,不得已之下只好抽回正在和四長老對戰的右手,並控制血牆去阻擋四長老,右手使個迴旋招式,血強瞬間變成一道血網灑向四長老,將他困在裡面。

  我一個轉身,感覺到背後「滅」字中的「戈」部分正在滲血,右手做手刀狀且轉換如鋼鐵般堅硬,畫作一道長虹迎向這個比四長老功力更強的拳勁!

  「碰!」我一步不退,對方卻退了六步,高下立判,但來者似乎沒因這手刀而有什麼損傷。

  我更覺驚奇,細看對方,但見另一個身穿黑色斗篷,但斗篷中的臉部卻帶上一個白色面具,上有紫色紋路的人站在我眼前。

  「你是聖魔族中哪一閣的人?」那人冷冷的問說,從他的沙啞低沉的語調一聽我馬上認出他是滅魔會三長老。

  剎那間我似乎回到十年前,迷濛間看到了會台下首席長老帶領次席長老和三長老向師父挑戰,師父不敵大長老修練的魔鬼武學而敗走…

  「玄流閣!」我定了定神後的回答,突然間攻向三長老,三長老嚇了一跳,似乎料不到我的輕功如此之快,趕緊向左前方閃避,形成我和三長老調換位子的結果。

  此時四長老以東瀛名刀擊破血網,快速奔至,並肩站在三長老身旁,形成了身前有兩位長老,身後有無數會眾,兩面夾擊的情形。

  而且我更感覺到第二根柱中的密門緩緩打開,有七個不下或略遜於四長老的高手從中走出,在後面擺好奇特陣勢準備圍剿。

  不過我又何懼之有?除非首席長老親來,這些人終究會死在我手下。

  「玄流閣的魔鬼,強闖本會意欲何為?吾等皆立死誓盡除世上魔鬼!對戰魔鬼絕無半分退縮!難道你以為傷了本會會眾能全身而退?」三長老喝道。

  「吾等死降魔!」背後會眾齊聲一吼,確有必死決心。

  但,這些話,是無法威脅一個始志復仇之人。

  我大笑道:「哈哈!滅魔會早已名存實亡,滅魔之舉早已偏離正軌已久,如今還有這些荒唐的言語?今晚,就讓你們的血,來洗清以往犯下的罪孽吧!!」

聲音如巨雷乍響,迴盪整個聖殿,直如喪鐘般敲響他們未來的命運!

  四長老臉現驚懼之色,因為從吼聲聽出我內功修為實在深厚的無可計量!

  廢話不多說,我左手瞬間爆出一團籃、紫色交錯、直徑兩公尺的火焰巨球,右手隔空招回血網,並以內力逼成螺旋柱狀,長度從的地面直上滅魔聖殿的殿頂,螺旋力道不斷增強。

  一圓一柱,一火一水,此時我感覺到我背後「滅」字每個片段都滲出血來,催發體內功力上升趨於最高峰!

  四面八方的會眾受我氣勁輻射壓迫不住後退,除了兩位長老和七位高手無人能進我百步之內。

  三長老一看大吃一驚,大驚失色的叫道:「這…這是…」

  「太遲了!」我大吼,內勁正式攀上體內最高峰,上衣再也禁不起兩條手臂上一冷一熱的力道而爆碎,露出赤裸強壯的體魄和背上的一個巨型「滅」字!

  「滅」?!

  一個較年老的幫眾一看跌坐在地上,一半是被氣勁逼倒、一半是因為心理的強烈震撼!

  「滅天毀地神功!會主武學!」他失魂落魄的大叫。

  沒錯,正是滅魔會會主的武學!眾人終於走進我計謀的最後一步,以滅魔會會主武學震懾全場!

  三長老勉強壓下心中震撼,問道:「你究竟是誰?!魔鬼怎懂得我們鎮會神功?」

  「嘿!多說無益,接『終須滅掌』吧!」我輕蔑的回答。

  瞬間左右手合拍,水火極端氣勁交融,爆發出一股霸道雄厚的氣勁,周圍的人無不感覺身體巨震!

  我將全部爆炸性的內勁存在右掌,配合高速的玄流閣身法,以摧枯拉朽之勢擊向三、四長老。

  「老四,是本會最強武學,接不得!快退!!」三長老聲嘶力竭的叫道。

  但…

  「幻影」,「終須滅掌」在水火內勁隔空交侵下兩位長老的眼前已迷亂,只覺四面八方皆是我,掌影更是無所不在。

  「喪膽」,「終須滅掌」起手式早令對方生出無法力敵之感,且在我逐步設下的計謀中,對方無不乖乖走入,主動盡失的慌恐早使他們膽戰心寒。

  「痛楚」,「終須滅掌」接近十步之內,兩位長老遭受水火二種極端內勁拉扯,體內真氣早就亂的一蹋糊塗,連逃跑的本事都無法辦到,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不可避的命運。

  「死亡」。

  集魔鬼與滅魔武學於一身,天下之大,皆膺吾武!

創作者介紹

滅魔會

J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